2

蝴蝶儿飞去
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
拭泪满腮
是贪点儿依赖
贪一点儿爱
旧缘该了难了
换满心哀
怎受的住
这头猜那边怪
人言汇成愁海
辛酸难捱
天给的苦给的灾
都不怪
千不该万不该
芳华怕孤单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凌晨三点,终于把《我的团长我的团》囫囵吞枣般嚼完了,之所以说囫囵吞枣,是因为我觉得此剧,还值得闲暇时细细回味。但凡遇见一部好的作品,我总是前面追得快,结尾却藏着掖着,迟迟不去碰触,那是最后一层面纱、一点想像了,过早地揭开,我怕失落与惆怅会让我疯狂……
  10天前,43集的《团长》我花了一夜时间迅雷到电脑上,然后3天看了30集,休息时、上班的间隙中无不在为那群邋遢的炮灰魂牵梦萦着,看过了41集,我就把它放了下来,然而昨晚上班,偶然间想起40集中阿译唱的那首歌挺好听的,于是百度了一下。网络果然是个好东西,你只需要输入“我的团长我的团 阿译 歌”就能找到上面这首《野花闲草逢春生》(别名《葬心》),下载、打开,熟悉的江南小调瞬间又把我带回60多年前,祖国西南边陲那场硝烟弥漫但却真实存在过的战争中,一个个炮灰团的“人渣”们的笑脸在我脑海浮现,仿佛我也曾跟他们一个锅里吃过猪肉炖粉条,那么亲切、如此自然。此时窗外雨声淅沥,冲刷着远征军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涤荡着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繁华浮躁的心灵……恍惚间竟然眼眶湿润,流下泪来,幸好办公室没人。于是,这首《葬心》,便成了我浅薄的《团长》观感之序。

【阿译】


  既然要以《葬心》为序,那就先从阿译谈起。并不是说我最推崇的剧中人物就是他,事实上与龙文章、孟烦了和迷龙这三大炮灰比起来,阿译的戏份确实不算多,然而他的《葬心》却让我流泪,他的经典甩头发动作和吴侬软语,总能让人忍俊不禁,他的无心而为,总能让人亦笑亦哭。
  说起阿译,我的第一印象其实本不好的,因为他在以前饰演的一些古装剧里,不是鱼肉百姓、强抢民女的富家公子,就是两面三刀、玩弄权术的奸猾小人。这次一出场,又是标准的油头粉面,标准整齐的中分头跟整个收容站的破败凌乱格格不入,拿腔拿调的官样作风、温声细语的上海口音以及从未上过战场的经历甚至让我一开始就断定:这人后来肯定当了逃兵。
  事实证明我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这个典型的上海小男人,其实外表软弱,内心善良坚韧。他的软弱表现在:第一次登上缅甸战场,飞机失事时,手里拿着枪,却不敢朝着误把他们当作当地土著居民的唯一一个小日本背后放一枪;被困在英军物资储备室时,发动大家发起进攻,第一个想冲出去,可惜连枪都掉在地上;团里除了豆饼,谁都可以欺负、调侃这个副团座;审判龙文章时,长官还没问话他就已泣不成声……
  然而就是这些看似“软弱”的小细节,随着剧情的发展,又一步一步地反衬出人物坚韧的性格:从审判开始时的泣不成声到后来说出:做不成龙文章那样的人,吾宁死;从开始拿着枪都会掉,到蛇屁股被日军掳走后,第一个冲上前去营救;从开始见了死人都想吐,到明知没有后援没有进攻的情况下,带领第二梯队冲上南天门与弟兄们会合;从不时地搬弄些教条、纪律、家国天下的大道理,到第40集中,死守树堡,生死未知的情况下,还能用日本人的广播台唱着《葬心》和《夜上海》……
  像那个年代的众多学生兵一样,战争的洗礼让他逐渐成长,行伍之间的兄弟情谊跨越了书香世家与贫下中农之间的阶级鸿沟。有人批评他对当过他军官训练营时老师的唐副师座过于卑躬屈膝,其实这也衬托出这个人物的纯真,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和完美主义者,拥护一个人拥护得很纯粹,如对团长龙文章一样,他的那些尊师、尊长,循规蹈矩的教条主义偶尔确实显得迂腐,就是如此才显得人物形象的饱满,战争可以改变一个人,然而并不是全部。这是一个刻画得相当成功的角色,比以前那些公子哥,奸佞小人强太多了,以至于我都在担心以后演员还能不能超越自我。

搜集列举阿译二三事:
  1、和一群赤膊的战友被日本军追赶的时候,说“保持队型”;
  2、和孟烦了,小醉在禅达聊天时,遭到日军炮击,大叫:注意隐蔽,注意战术动作;
  3、和死拉死啦去师部的时候,先是问了烦啦:烦啦,你看我还整洁伐?烦啦说他裤子拉链没拉,阿译很惊讶地说:不会吧!然后双手背在身后一跳一跳地跟在死拉死啦身后,上坡时突然一个滑倒……
  4、兽医坟前痛哭,一口闷了半瓶洋酒:你们在这里吧,我上战场去了,然后醉倒……
  5、见动情地唱着《葬心》却引来兄弟们一阵鸡皮疙瘩,又面临被抢走麦克风的危险,赶紧改口:“那,那我换一个艺术风格更美丽的歌子了”于是唱起《夜上海》……日军的进攻打断了他的继续表演,不忿道:“哎呀,这首歌最好听的就是后半段了嘛……”
  6、让迷龙捡回来的便宜儿子雷宝儿叫他叔叔,顽皮的雷宝儿故意叫他:“嘟嘟”,他还没反应过来,然后用结结巴巴的上海口音跟雷宝儿说:口齿要像叔叔一样清楚……

【小醉】


  一个吧友这样评价小醉:她除了身体,什么都没出卖!这个第一集里就出现的女子,其实挺讨人喜欢的。从初识烦啦,听说他跟自己的哥哥一样,也是川军团的兵时的兴奋,到误以为雷宝儿真是烦啦的儿子时的失落,再到奋不顾身地解救被张立宪那帮犊子侮辱的烦啦,还有娇羞却又渴望地询问烦啦:我们……要不要把生米煮成熟饭?……一个旧社会的暗娼,给我的印象却只有用可爱、纯洁、有情有义等词来形容。
  生长在命如朝露的战争年代,无权也无力选择自己的命运真的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记得有一部禁片,说的就是那时,在鄂西南、湘西北,许多女子进城为娼,养活一家老小,身为丈夫的,还时常前去探望。我从来不曾鄙视这些为生活所迫而沦落至烟花之地的女子,即使在现如今的和平年代,也是如此。不能排除有些是因为好逸恶劳、贪慕虚荣,有些是受人胁迫,身不由己,总之总有各自的理由,然而我们却无权嘲笑她们。烦啦的父亲,一个迂腐的老书虫,以小醉身子不干净为由不让她迈进家门,可曾想过自己为了摆下一张安静的书桌,甘愿被日军招安,丢失的却是气节?
  一直不明白小醉怎么就对烦啦一见钟情了?难道是因为他偷了老百姓的粉条,还巧舌如簧用民族大义和军人尊严来忽悠别人?难道是因为他为了证明自己是为保家卫国受的伤有勇气当众脱下裤子?或许是因为他那兵痞的形象像极了自己的死鬼哥哥?对了,最后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回想第一次打完南天门回来,烦啦带着罐头再去看小醉时,她抱住烦啦,恍惚间哭诉道:我想你想得都快要死了,哥……
  作为团剧中仅有的两个女角色之一,小醉的作用不仅仅是金戈铁马声中的一丝点缀,更多的是一种象征,她代表了当时的战争环境下,心地美好又充满无奈的中国女性形象,即使是在那样的岁月里,生存在社会最底层的蝼蚁们仍然有追求爱情与幸福的梦想与希望。如同小醉的扮演者袁菲评价自己饰演的角色时所说:在那个残忍、血腥、悲壮的年代里,小醉就像一条小溪,缓缓地流过每个人的心里,她的故事会让每个人感动、沉思。
  注:小说版中,小醉终于还是跟了张立宪。(未完待续)
Tags: , , , | 引用(0)
Curry Homepage
2009/04/12 15:51
不错的歌,很江南,很上海,很喜欢,今天刚在学校的FTP上有这部片,下了看看,
死啦死啦
2009/03/26 16:56
说得不错呀,除了团长死啦死啦,最喜欢阿译了,但是少有见到评论这些“小人物”的,想看看你怎么说死啦死啦zan
笑忘书 回复于 2009/03/27 00:58
阿译不算“小人物”了,不是说没人评就没人喜欢,应该问,看团剧的,有几个到最后会讨厌阿译和小醉这样的小人物的?死啦死啦和烦啦,评的人太多了,都说得挺好,怕是不敢写了,再说我这也是瞎说来着,还有我这人特懒,一开头的事,不见得都结尾……sweat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