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近期,南方一些地方发现禽流感,而且它的病毒可能感染人群。为了不致使禽流感病毒通过禽类感染人群,开始了又一次大规模宰杀动物的行动,在发现禽流感的地方,大量宰杀鸡和鸭等家禽。另据报道,为了切断SARS病毒通过动物感染人类的通道,有一万多只果子狸及与它同科的獾和等动物被宰杀了。

为了保护人体的健康,防止非典型肺炎和禽流感大规模爆发和流行,宰杀带有病毒的一定的动物,这是完全必要的。但是,这种大规模的宰杀行动也引发了一些思考和讨论。

被杀动物何罪之有
属野生哺乳动物的果子狸及与它同科动物獾,以及属家禽的鸡和鸭等动物,是食物链上的重要物种,在生态系统中,以及对丰富人类食物上有重要作用,对生态系统健全和人类生活丰富作出了重要贡献。虽然它们之中有的是病毒携带者,但是它们是没有罪过的,只是为了人类,为了防止非典型肺炎和禽流感大规模爆发,它们被宰杀了。从它们为人类服务的意义上,宰杀它们中的病毒携带者,这是必要的。但是,隔离是不是更好的措施呢?即使是非杀不可,也要有“度”,不可格杀勿论,杀尽斩绝。“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的做法是不对的。
环境伦理学承认动物的权利,但又认为人的权利与生物的权利是有差别的,例如,人的生存权利高于动物的权利。为了人类健康,在一定的范围内、宰杀一定的携带病毒的动物是可以的。但是宰杀行动要受到一定的控制,人对被宰杀的动物要表示感激。

动物是我们的朋友
我国宋代哲学家张载说:“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意思是说,充塞于天地之间的气构成万物的形体,统帅气的变化的本性也就是人与万物的本性。人民是我的同胞兄弟,万物是我的伙伴和朋友。

动物作为我们的伙伴和朋友,它被病毒感染而致病时,我们是否要给予同情和救助?正像人感染SARS病毒致病,需要同情和救助一样呢?当然,在现在的社会发展水平,按照现有的社会经济条件,非常有限的社会医药资源,只能首先用于人群的健康,用于防止人群流行病的大规模爆发,还不可能用于救助动物们。这是一个不争的现实。或者说,在当前(不救助动物)这种做法是一种权宜之计。

但是,人类为了保护自己而宰杀它们,使它们受到伤害,为此我们要对动物表示同情,并表示感激。环境伦理学创立者之一的施韦兹指出:“真正伦理的(有道德的)人认为,一切生命都是神圣的,包括那些从人的立场来看显得低级的生命也是如此,只是具体情况和必然性的强制下,他才会做出区别。即他处于这种情况,为了保存其生命,他必须决定牺牲哪些生命。在这种具体决定中,他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主观和随意性,并承担起对被牺牲的生命的责任。”

环境保护运动先驱、美国生物学家雷.卡逊教导说:“我们要与其他生物共享我们的地球。”在这里,保护生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尊重生物也就是尊重我们自己,善待生物也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对动物也要“人道”
在不可避免要宰杀动物时,宰杀应以“人道”的方式进行。现在用溺死、活埋等方式大规模宰杀果子狸和鸡等动物,在动物死亡过程中经受长时间的痛苦。这种残酷的做法被认为是违背环境伦理学的原则的。

环境伦理学关于减少动物痛苦的原则,指保护动物免受身体损伤、疾病折磨和精神痛苦;减少人为的直接伤害,避免对动物的残忍行为;改善对动物的处置方式,改善动物饲养、禁闭、运输和屠宰的状况。人类食用动物,这是正常的生态学行为,是符合生态规律的。但是在这一过程中,要尽量减少动物的痛苦。这是我国古人所说的“君子远疱厨”,反对“暴殄天物”。

一种类似的情况是,人类为了自己的健康,有必要进行一定的动物实验。这也是动物对人类的帮助。但是,动物实验需要遵守一定的伦理规范: 1、动物实验的好处必须是非常明显的,而且必须举证它的合理性; 2、尽量提高用于实验的动物的福利,减少实验动物的数量; 3、实验中减少动物所遭受的不必要的痛苦,活体解剖时必须给动物注射麻药; 4、尽量寻求动物实验的替代品。

也就是说,无论是在防止病毒传播而杀死动物的情况下,还是在进行必要的动物实验导致对动物的伤害的情况下,减少动物的痛苦是环境道德的要求。美国环境伦理学家罗尔斯顿说:“不要超越(动物生存于其中的)自然秩序去给动物带来过度的痛苦。人们应当使文化适应既定的自然。在那里,痛苦是与价值在有感觉的生命之间的转移密不可分的。文化所强加的痛苦,必须与具有生态功能的痛苦协调一致,这是一条对应原理。”

我们同情动物的痛苦,在不可避免要导致对动物的伤害时,应尽力减轻动物的痛苦,同时为动物因对人的贡献受到的伤害而表示感激。这是一种崇高的道德境界。培养这种道德境界,这是人类文明程度提高的表现。

人类感染SARS病毒,有许多复杂的情况,并不是说杀灭了果子狸就会完全堵塞SARS病毒的传播渠道,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科学家报告说, SARS病毒是一种原生生物,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只是过去存在于野生动物体内,没有被发现而已。而且,“并非病毒自己跑出来,而是人类扰乱了病毒巢穴的结果。”它们原来的栖息地,是原始沼泽,或热带森林中的动物,如猴子、鼠类、蝙蝠等,以这些动物为自然寄主,长期存在于沼泽或密林之中。后来,随着人口增加和持续干旱,人类为了扩大农地和牧场,不断地开垦;为了木材供应,大规模砍伐森林;人类进入森林等野生动物栖息地,有大量物资高速运送,为病毒传播制造机会;或森林破坏后野生动物跑出来,一些病毒被唤醒或传播,这样导致它侵入人体细胞,从而使人致病。因而,科学界认为,SARS病毒能成功入侵人体,损害人类和社会的安全,这也许是环境破坏的结果,是人类破坏环境所付出的代价。

人们多方面的思考表明,控制SARS病毒和其他病毒的传播和肆虐,更根本的任务是,加大社会体制和医疗体系的改革力度,加强科学研究和医疗技术进步,改善和保护环境,改变人类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这是一个比杀灭动物更困难和更艰巨,而且是更有效的综合性的任务。(文/余谋昌)
Tags: , | 引用(0)
一个人
2006/05/12 20:10
说到我的心了
感谢!
我们要善待动物!smile
1 Email Homepage
2006/04/02 20:29
doglovequestionquestionsleepypukegrindogquestionsmilestupidunhappyunhappythumbdownshyshypukepukequestionthumbdownenvyfearfearpukepukepukepukepukefeargrinlovekilldogcrycrycoolgrinpukepukeshockgringrindog
gyhh
2006/02/28 13:04
smokekill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