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先说伊朗人。伊朗人来加拿大大多数是偷渡来的,由于历史的原因,伊朗人也喜欢走白粉,也干诈骗的勾当。温哥华有许多车行就是伊朗人开的,经常买卖赃车,或者把烂车伪装成好车,卖给顾客。由于价格便宜,很多中国人上当。曾经就有人买到辆车,保险杠是用加工过,喷过漆的硬纸板冒充的,几可乱真,一下雨就露馅了。96年在温哥华的BROADWAY上的一间夜总会,经常有伊朗人出没,就有个小子是开车行的,拿车行洗黑钱,专门走白粉。他们的白粉一般是来自中东,阿富汗等地。问题是,伊朗人卖白粉的很多有政治背景,是为恐怖分子筹集资金用的,因此大圈干他们,警方也乐得眼开眼闭。有天半夜,那小子PARTY完,醉熏熏地走出夜总会,一个亚裔从黑暗中窜出来,顶着他的头开枪,将他击倒后,又对着尸体补上几枪才扬长而去。从此以后,这家夜总会便不得安宁,数月内连出几宗命案,最后不得不关门大吉。反正毒品批发是大圈的禁地,谁要想染指,管你是天王老子,照打!
  比起伊朗人,印度人就小心多了。他们不敢跟大圈在毒品上碰,即便做也是在印度人的圈子里。在温哥华有一个锡克庙,极端派和温和派一直械斗,都想控制这个地方,原因在于极端派和印度的恐怖分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警方一直看得很严。为了更多地筹集资金,印度人也开始涉足建筑。他们的成本很低,人工只有华人的一半,双方的竞争逐渐白热化,开始有了冲突。不过阿三们比起越南仔和伊朗人要老实得多,始终都不敢跨出自己的圈子一步。但是,印度人有着大圈们所无法比的优势。与华人不同的是,印度人一直热衷于政治,如卑诗省的司法部长便是个阿差。如此,印度人在政界的影响力便远大于华人,自然是朝中有人好说话了。于是,大圈们便开始走出自己的小天地,开始与加拿大最大的黑帮“地狱天使”联手了。 (6)
  1999年,接连有数艘运载大陆人蛇的船只被加拿大海岸警卫队截获,另有数艘人去船空。一时间舆论大哗,几乎所有的加人对人蛇横加指责,似乎黄祸又来临了。为了向主流社会*拢,一些加国华人社团,诸如什么“某氏宗亲总会”啦,“温哥华华商总会”啦,纷纷出头指责那些大陆同胞,同时又指责大陆政府放纵人民偷渡,将那些人蛇指为华人的败类。可是,这些人有没有想过,当初他们中间有许多人是怎么来的北美洲?难道被鬼佬卖猪仔来这里就很光荣吗?那些白人是怎么来的北美洲,是印第安人请来的不成?实在是很悲哀,令人悲愤!看着大批的兄弟姐妹坐在集中营里,那样无助,为什么我们不能伸出手去帮他们一把,还要去踩他们?
  据美国移民局报告,每年除了合法进入美国的中国人之外,还有估计不下十万的中国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中国人在北美洲太多了吗?没有,是还太少了,来得还不够多!管他什么黄祸论,威胁论,中国人应该多多益善,有了人才会有声势,再团结起来,积极参政。偌大个纽约,竟然没有一个华人议员,那么多的华人竟然沦落到地位比印度阿差还低!反而那些“同乡会”,“宗亲总会”在华人社区耀武扬威,却不敢将一只脚趾跨出唐人街;周润发的“CORRUPTORS” 其实讲述的正是纽约华埠的现状,福建帮,广东帮自相残杀,鱼肉乡亲。
  比起他们来,大圈们可说是给华人帮会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他们是一个不分地域,不分出身的组织;他们中许多人充满了自信,从数不全26个英文字母,到能用英语流利地和鬼佬差佬打教道。我们许多留学生和他们比,不感到汉颜吗?来到这里许多年,却只把自己的头似鸵鸟般埋起来,在中国人堆里自信无比,一走出来却唯唯缩缩,我们的自信都去了哪里了!中国人来这里,不应该只顾着拿身份,只想着赚几万美金的年薪。有条件的朋友应该考虑一下参政的问题,我相信如果有人出来振臂一呼,中国人都会一起支持他(她)的!只有有了政治地位,我们的权益才会有保障,才不会有什么窃密案,中国威胁论。我们中国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都去了哪里了?
  却说大圈们逐渐感觉到那些“黄毒赌”的传统产业已经不适应当前的潮流了,北美洲的黑帮从黑手党,到本地的“地域天使”早已离开小打小闹的阶段,开始产业集团化,合法化,甚至高科技化。于是有些大圈开始尝试着和“地域天使”联手,从事电脑伪造信用卡,电脑排版制造伪钞,等等带有高科技色彩的新行当;加拿大和美国部份地区就能买到一种叫SCRAMBLER的有线电视解码器,这里就有大圈活跃的影子。在加拿大,一个SCARAMBLER花180到250加圆不等就能买到,却能看所有的频道的节目,包括PAY PER VIEW。开始这玩意还只在华人圈子里用,现在已经似星火燎原,白人也开始普遍使用这东西了。有线电视公司有心联合警方打击这种现象,也端掉不少制造SCARMBLER的地下工厂,无奈用者太众,现在也只能眼开眼闭了。目前这门生意也是基本被大圈控制,鬼佬要买这种玩意往往是找华人。
  这几年加拿大的伪造信用卡的案子急剧增加。大圈由于缺乏技术手段,只能和“地狱天使”联手。他们往往在一些餐馆,杂货店,MOTEL,或者百货商店找到人,然后在收银机下面安装一台磁码解读器,乘客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信用卡在解读器上过一下,这样储存在磁条里的资料便被解读出来,在通过MODEM传到集团的“技术中心”,马上便将假卡制造出来。一般假卡以200至500圆的价钱出售,主顾大多是在北美洲之外,兔子不吃窝边草嘛!因此往往有人早上用了信用卡,下午那张卡就被人在香港,美国或者欧洲给刷爆了!不过,他们一般只搞那些金卡,一来数目大,二来搞不死人,用金卡的多数是有钱佬。去年皇家骑警便和大陆公安联手破获一个案子。一个大圈在外面买了一台可以用来制卡的过胶机,然后用集装箱运回大陆,不料被警方盯住,一路盯到大陆珠海,结果给抄了个底朝天。
  由于要“转型”,大圈们不得不启用一些鬼仔和土生仔(北美洲出生的华人子弟,又叫ABC) ,不免被警方钻了空子,派了卧底进来,大圈们也遭受了几次大挫折;加上港澳台的帮会欲制其于死地,大圈损失了几员悍将。最近道上的朋友告诉我,由于两岸三地和加拿大的警方的扫荡,多伦多,港澳一带的兄弟都来了温哥华避风。
斗战胜佛评语: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祖国要我守边卡呀,扛起枪干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 向战斗在北美前线的弟兄们致敬!!!!!
点击阅读全文内文分页: [1] [2] [3]
Tags: , | 引用(0)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