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以前天天写别人,这次自己也露了回脸=_=#旁边那张是“2006(江门)侨乡华人嘉年华集体婚礼”上广州日报的兄弟拍的。
      朋友间开玩笑的时候我总说:都结了N次婚的人了,还霸占这次集体婚礼的25个名额中的一个,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为什么说结了N次婚呢?且听我慢慢讲来:领结婚证,这是法律意义上的结婚纪念日,谁都不能否认吧?算一次;老家摆酒,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姑六婆见证过这在老家人们的心目中可是比那一纸证书大多了!这算第二次;在广东,我们两口子都是外地人,但毕竟也在这里落地生根了,人情世故总要讲,可荷包并不饱满,因此小范围地摆过几桌请些同学同事来凑个热闹也算给我们这些外乡人落户江门作了个见证。这是第三次;加上这次集体婚礼,俺们算不算“四进宫”了?
Tags: | 引用(0)
0
  原帖收录于落伍精华区:
http://www.im286.com/thread-894454-1-1.html

我今年25岁,然而读书的时间就占了18年。
1980年出生,86年就读小学了,那时候我们小学是5年制。凭着先天聪明,小学我半玩半读却也顺利过关,于是上了初中我就有些肆无忌惮。玩的时间越来越比用来读书的时间多,逃课、偷窃、打架斗殴什么事情不好就挑什么事儿干。
Tags: , | 引用(0)
1
    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见到了一个1962年的存折。这个存折究竟有没有收藏价值?现在还能不能正常使用?倘若可以,里面的0.37元余额过了43年之久又能兑换成多少?这个存折的主人是谁?……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惊奇地发现,这个看似普通的旧存折背后,却隐藏着一个老革命平凡而又坎坷的经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吕新尧在1962年开户的存折

分页: 5/5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