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笑语轻书博客!笑忘书主页http://keynes.cn提供网络硬盘、电子邮箱等服务。
小站提供免费电子邮箱服务。测试地址:http://keynes.cn/mail  用户名:test  密码:tt123456
申请成功后您将得到形如:***@keynes.cn的邮箱。感兴趣者不妨联系开通。
您还可以访问笑忘书的轻博客:http://xu727.com
0
  家中“独苗”因意外住院,至今昏迷不醒,为支付高昂医药费,父母不仅花光了家中仅有的积蓄,且背上了20多万元的债务,幸得社会各界踊跃捐款,解了燃眉之急。这是一个典型案例,引发了人们对如何扶助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的思考。
  有数据显示,意外伤害是目前我国14岁以下儿童的第一死因。全国每年至少有1000万儿童受到各种形式的意外伤害,1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而死亡,4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致残。这些死亡和伤残的家庭大多是独生子女家庭且许多已过了生育期,他们为我国的计生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很多独生子女家庭,因为独生子女的死亡和伤残,父母在承受伤痛的同时,还要面对以后生活的压力。
  这时,有人或许会质疑“只生一个好”是否合情合理。今年“两会”期间,独生子女政策的存废问题也曾被正式提出。其实,每项政策都是一柄双刃剑,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也会带来新的问题。虽然独生子女夭折、残疾的概率很低,但会累积形成涉及面很广的社会问题。对国家而言,独生子女家庭不仅是基本组成部分,更是为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做出过贡献的群体,政府理应采取相应措施,反哺独生子女家庭,而对子女死亡、伤残的独生子女家庭建立困难扶助制度,更是彰显社会良心。从另一方面讲,建立独生子女家庭困难扶助制度,可以消除独生子女家庭的后顾之忧,有利于独生子女政策的有效推进,关乎计划生育工作的良性循环。
0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著,整个上身向前匍匐著,双手扶著地支撑著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
      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著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 ,还活著”。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著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著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著,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著,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著,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著,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下面是东方卫视的报道。
4
          献血是什么感觉?我也说不清楚,虽然献了两次了,第一次还是在大一的时候。7年了,没感觉到很光荣,也没什么可怕,总之把它当成很平淡的一件事。

        宣传资料上都说献血对身体无害,反而有益,说是能促进血液循环,增强体质。因此我一直耿耿于怀,我的少年发福是不是跟第一次献血有关。上大学之前,我有个外号叫“猴子”,就是怎么吃都长不胖那种,为此老爸老妈还操了不少心。似乎就是从献血之后开始发福了,仿佛喝水都会长胖,止都止不住。刚进大学那会儿体重100斤左右,现在号称联通CDMA了,还有向全球通139迈进的趋势。偶尔想起来难道是因为献血改变了体质?

        所以这次献血或许潜意识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能不能再把我这怎么吃都长不胖的体质给献回来……

        俗话说:“儿的生日,娘的苦日”,生日当然少不了跟家里通个电话,家里总有些新的状况让当晚辈的揪心和牵挂,然而不是追问,父母还不跟你说,生怕做儿女的远在他乡还要为他们操心。其实,儿女为父母操心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再过两三个月我也将为人父,我的小宝宝,除了希望他(她)健康、聪明,更重要的还是要有健全的人格,高尚的品德,起码要懂得孝顺父母,还有父母的父母。子女是父母生命和家族血脉的延续,选在今天去献血也许还有一种更玄秘的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原因在里面,我希望这是一个仪式,一种象征,还有一生的祝福!
Tags: | 引用(0)
1
        古语有云,“男儿志在四方”,几年前,我一直很认同这个观点,甚至每每听到仿佛都热血沸腾。现在想来,也许另一句古语更适合我工作几年后的心境——父母在,不远游!

      大学毕业那年,怀揣着激情与梦想我只身一人爬上了从内地开往沿海的火车,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呼啸而过,犹如我此时的心情,对未知的将来充满了期盼,对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故土没有一丝留念,恨不能立刻投入到那个陌生城市的怀抱。

      几年过去了,渐渐适应了职场的摸爬滚打、独立生活的酸甜苦辣,心智也慢慢成熟,老实说现在单位无论从待遇、人文关怀还是同事关系上都还过得去,工作两三年,买了房,安了家,上了户口,貌似成了广东佬;单位领导工作、生活上对我们新人都比较关心,刻意培养我们的归属感;同事中有一大帮甚至就是大学同学,另外单位近两年新招了许多大学毕业生,大家都是同龄人,有着很多共同语言,成了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互相支撑、患难与共的重要精神支柱……

Tags: | 引用(0)
0

  一个父母离异的花季女孩佳佳,很难接受更不愿接受失去父爱的现实;为了能和爸爸一起生活,重享父爱,她几经挫折却仍坚持苦苦寻找爸爸;她深切地呼唤

——一个花季女孩的寻父经历
文/图 本报记者 徐铃静

图片说明:



左图:漫画 阿峰 画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