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笑语轻书博客!笑忘书主页http://keynes.cn提供网络硬盘、电子邮箱等服务。
小站提供免费电子邮箱服务。测试地址:http://keynes.cn/mail  用户名:test  密码:tt123456
申请成功后您将得到形如:***@keynes.cn的邮箱。感兴趣者不妨联系开通。
您还可以访问笑忘书的轻博客:http://xu727.com
7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4月21日,举国哀悼。傍晚时分,我通过计程车上的收音机第一次听到“才仁旦舟”这个名字,但是给我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因为我听到他在唱仓央嘉措的情歌,而且才唱了开头就哭了,不明白前因,因赶着下车,也没来得及了解后果。
  晚上看《东方时空》时才了解故事梗概:年仅10岁的才仁旦舟,因为精通藏语和汉语,临时充当起灾区伤员及家属与医护人员之间交流的“小翻译”。才仁旦舟接受采访时记者问:“他们(医护人员)喜欢你吗?”才仁旦舟说:“他们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记者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喜欢你?”他说:“当我渴的时候他们给我水喝,当我饿的时候他们给我方便面吃!”当记者问起才仁旦舟对志愿者的理解多深时,他坚决地回答:“帮助有困难的人解决他们的困难!”采访结束时,也许是在记者的引导下,才仁旦舟还唱起了藏族民歌,唱着唱着就哭了。
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新寨玛尼城

  下了班,上会儿网,看了一阵电视,又翻了几页书,看看时间凌晨5:40,天开始蒙蒙亮了。把床头的《藏地牛皮书》折在正看的87页——青海玉树!倒头便睡了。
  5小时后起床,照例偷偷菜、看看新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青海玉树7.1级地震已造成67人死亡”的消息,地震时间——当地时间5:39。震惊,不是惊讶于地震的强度和伤亡人数,而是不敢相信这样的巧合。
  这本书里介绍青海篇只有4处:西宁、果洛、玉树和青海湖。西宁和青海湖因为在我的行程之内,重点关注了些许。而果洛和玉树,纵深太远了,特别是玉树,距离西宁足有800多公里,贪多嚼不烂,短暂的行程不可能面面俱到,于是浏览时也是一眼带过。
  其实玉树,在我时间不长的高三地理课中倒是记得它还有个熟悉响亮的名字——三江源。位于青海省西南部,是青海藏族分布最集中的地区,境内有昆仑山、巴颜喀拉山,山中的雪水融化后流淌出了长江、黄河和澜沧江。除了“三江源”这个响亮的名头,因为靠近西藏昌都(今天正在昌都的网友说早上有强烈的震感),这里最出名的还有“康巴汉子”、世界最大的玛尼堆——新寨玛尼城、文成公主庙以及结古寺。
2
  近日,一四川籍男青年因被工厂辞退,一时想不开,酒后爬上江门铁桥,欲跳江自尽。现场施救人员与围观群众,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耐心劝导,最终用四川灾民坚强面对大地震的事例,说服该男子放弃了轻生念头。(《江门日报》6月22日A04版)
  在生与死的瞬间,该男子最终能够悬崖勒马,令人欣慰。也许就是在这生死关头,他聆听了救援人员的教诲,与那些在地震中失去亲人、无家可归的幸存者相比,自己仅仅是失业的打击确实不值一提。且让我们看看灾区人民是怎样乐观地面对灾难:5月18日,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七天,俄罗斯救援队来到了地震灾区,一个四川人被俄罗斯救援者救出来后,看到周围全是大鼻子的俄国人,惊讶地说了一句:“狗日的,这地震可真厉害,把我震到了国外……”这个故事被白岩松在央视演播大厅中娓娓道来,逗笑了刚刚还一脸严肃和悲痛的女主持人;众所周知的那位在废墟中被埋了80个小时的17岁“可乐男孩”,因获救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叔叔,我要可乐,要加冰的”而名闻天下,同时逗乐了电视机前无数身处悲痛的中国人。
0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著,整个上身向前匍匐著,双手扶著地支撑著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
      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著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 ,还活著”。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著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著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著,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著,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著,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著,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下面是东方卫视的报道。
0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县发生7.8级强烈地震,2万多个鲜活的生命成了遇难者名单上无情叠加的数字。逝者已矣,然而还有1.4万余人深埋废墟生死不明,16万伤者亟需得到救治,他们大多受的是外伤,在抢救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血液和血浆。为此,在有关单位和部门的倡议以及心系灾区的热心人士自发组织下,中华大地爱心涌动,各地市民献血热情高涨。据报载,5月13日至16日,4天内我市报名参与无偿献血的市民就达1000多人(详见《江门日报》2008-5-17日 A02版)。
      无偿献血本身绝对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对于当前地震灾区的16万伤者来说,多一包血液无疑多了一分延续生命的希望,然而,在此之前,市民主动参与无偿献血的热情似乎没有这么高涨。虽然近年来,全国各地大力倡导和推行无偿献血,各地医疗用血中无偿献血所占比例正逐步上升,但血资源紧缺、多个血型奇缺的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一些大城市,近年频频发生“血荒”。不过据笔者了解,5月13日至16日4天内,我市参与无偿献血的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4倍。这是一个可喜的改变,或者说,一场震灾唤醒了国民们守望相助的意识。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